“我与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选登——千里传音-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 新闻资讯 > 建筑人生

“我与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选登——千里传音

2018-10-10 14:54:45 官方网站 阅读


千里传音

/郑孝勇(基础设施工程公司)

说起改革开放,体会最深的莫过于父亲那一辈人。他们经历过建国之初国家的羸弱,也见证了改革发展祖国的腾飞。40年的改革变迁,新事物不断刷新着我们的世界观,也不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如今的我们早已不再偏居一隅,而是能够日行千里,甚至拥有了千里眼、顺风耳,做到千里可传音。

记得7岁刚上小学之时,我所居住鄂西南的小山村里面还没有通电话,人们的对话局限于区区百米之内,千里之外的声音基本不可能在这里耳闻。那时父亲南下务工,一年才能回一次家。每到年末,回家的父亲总要乘着那拥挤的火车,伴随“哐次哐次”的声音,数十小时才能从广州抵达武汉,再由武汉乘坐汽车沿着318国道经历近一天的颠簸到达县城,最后自县城乘着农村客运回到家。交通的极度不便和通讯的极度落后,让距离成为了情亲间最大的阻隔,对亲人的思念只能“遥寄相思于明月”,亲人间的对话也只得“鸿雁传尺素”,我们凭着一封书信,依靠邮递员的一辆自行车和一个绿麻袋,随着时间辗转。当我们在数月后收到来自远方的回信,方可知晓信已送达。那时我对父亲的思念不是难以用言语去表达,而是说得出,远方却听不见。

小学毕业那年,国家大力发展电信事业,推动农村通信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年电话线第一次牵到了村口,村里终于装上了电话,家里人和父亲第一次实现了千里之外的对话,父亲的笑声和问候从千里之外传来,真实而亲切。自那以后,我与远方父亲的对话不再是一张薄纸和寥寥数语,偶尔去村口与父亲通电话成了那段时间最深的期盼。但是,作为村里唯一的公用付费电话,我只能期待父亲用远方的公用电话拨打过来,等候村支书在我家门口喊一声“你爸爸来电话了”,我才能飞奔到村口,接起已经接通并放置一边的电话筒,与父亲实现通话。公用电话5毛钱一分钟,实在不便宜,只能允许父子之间嘘寒问暖地问候几声,不能耽误太久,否则电话费用就让我们难以承受。这样简短的通话并没有办法表达我思念的迫切,也丝毫不能满足孩子对父爱的渴求。

终于,在我年满14岁的时候,国家进一步发展农村通讯事业,“村村通”工程在乡村普及,村中已经有许多家庭安装了电话。作为一份礼物,父亲选择在我生日那天给家中安装一部座机电话,一个月只用交付30元的电话费就可以随意拨打。父亲也购置了第一部手机,那时,这部可以随身携带的翻盖电话小巧而精致。这时起,书信已经彻底退出了我们的生活,久久地被压在了母亲的木箱里。同时,家里与父亲的通话变得频繁起来,每周都要通话两三次,我们想念对方就可以随时拨打电话,甚至可以谈天说地,畅谈数小时。这时的我甚至觉得父亲务工的地方,不在千里之外,仿佛就在山的那边,并不遥远。

再后来,我顺利步入象牙塔,走上工作岗位,国家通讯事业已经发展到前所未有的阶段,手机逐渐普及到几乎人手一部。我家里面的座机电话也因“年久失修”退出了历史舞台,父亲、母亲和我都用上了手机。父亲的手机也从最初老式的翻盖机到最新的智能机,相互联系的方式从简单的语音通话过度到视频聊天。如今,虽然大家相隔千里,但彼此的情况随时可以知晓,音容笑貌可以实时相互传达,距离已经不再成为亲情的阻隔。

感谢改革开放,让相距千里的人们可以彼此诉说倾听,让心与心的距离不再遥远,让时空不再成为阻隔,让生活更加幸福。

  



Powered by 拒绝出售!印度航空分拆为4家独立公司  ©201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