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官方网站

示例图片三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 新闻资讯 > 建筑人生

我的母亲

2018-06-05 08:59:29 官方网站 阅读

我的母亲

静(华东公司)

小学时候,每次语文老师让我们写命题作文“我最敬佩的人……”时,我总是写“我的父亲”,当时表姐还带着玩笑的语气说,你每次都写父亲,不怕你母亲吃醋呀。比起父爱如山,母爱则是细腻、柔和,这次,我想写写我敬爱的母亲。

母亲在家中排行老大,外公以前是名教师,生活中也很严肃,对待子女的教育更是严格。母亲从小在严父的教导下长大,做事自是谨慎,对我和弟弟也是柔中带严。记得小时候,我要随父亲在父亲上班的镇上上学,每周回家一次,家里离镇上有二十里路,对于那时交通还不是很发达的农村来说,已经算是“长途”。由于每周跟母亲在一起的时间太少,周末回家时我对母亲说:“我不想上学了。”“什么?你说什么?小孩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母亲的反应特别激动,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很是失望,我感觉到了我“随口一说”所引发的事情的严重性,在被母亲一番严厉的“教育”后,我又带着深深的愧疚和一周上学的行李继续踏上了上学之路,从此再也没有说出“不想上学”之类的话。

有一个幼儿园的园长看中母亲做事总是一丝不苟的态度,想说服母亲去当幼儿教师,但为了能照顾我和弟弟,母亲毅然放弃了。为了能给我们姐弟俩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母亲咬牙把家搬到了县城。父亲每天上班,母亲一边照顾我和弟弟,一边找些离家近的零工做,补贴家用。记忆中,母亲做过采茶工、挑拣茶叶工,包子铺临时工……每个周末,我和弟弟总要跟着母亲去她做零工的地方玩耍,顺便帮忙母亲打打下手干点小活。母亲的工作场所,伴随着我们度过了懵懂而快乐的学生时光。

上大学后,由于离家较远,回家的次数也渐少了。毕业后,母亲想让我留在身边,一直劝说我回家工作,但最终没能拗我的执拗,我还是脱离了母亲“掌控”的范围。上班后,每年回家的次数更少了,虽然经常电话、视频联系,母亲也总是怕我担心,纵然是一副“我很好”的姿态。直到有次我过年放假回家,看到母亲脸上多了个深深的凹痕,我并询问怎么回事,母亲说没什么,就碰到了而已,后来在亲戚口中才听说母亲在骑车上班的途中被一辆货车挂倒,母亲连车带人一起摔得很远,好在检查后并没有什么大碍,就是皮外伤,脸上缝了几针。听完后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特别憎恨自己没有留在母亲身边。

如今每次回家总会发现母亲的头发白了很多,皱纹也悄悄地爬满了母亲的额头和脸颊,偶尔逛街时拉着母亲粗糙的手,也发现母亲的手没有我小时候拽着时那么有力了。我记忆中的母亲,可是强大无比,总是在我们受欺负的时候做我们坚强后盾的母亲啊,总是力气大到能拖很重的行李还能抱起我和弟弟的母亲啊,原来她也会老去,也会说“这个我也拿不动了”,也会反应变得慢了,走路变得蹒跚了,也会偶尔“撒娇”,只不过为了能让我多留在家里几天。

如今,我也做了母亲,手里牵着走路还不是很稳的女儿,听着她一声一声叫着“妈妈,妈妈”,我脑海里总是回想起母亲牵着我们去做活的时光。

 


Powered by 百年前幻想的现代科技,哪些成真呢?行翼航空带你一探究竟  ©2017-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