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马凯副总理提出“加快建设航空强国”:聚恩君222

腾博会官方网网址

2018-02-02 15:33:51

意义重大

AG600首飞成功,标志着我国航空工业特种用途飞机研制能力的重大突破,是继舰载战斗机J15形成作战能力、大型运输机Y-20列装、第五代战斗机J20服役、C919大型客机首飞和科研试飞全面展开等之后,我国航空工业发展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中航工业集团公司作为研制主体,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航空发展道路,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水陆两栖飞机研发技术体系,提升了我国水面飞行器的设计和制造能力,推动我国航空工业在新的领域取得了重大进步。

前路艰辛

但同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这次首飞成功只是项目研制中的关键一步,后续任务依然艰巨繁重。用“前路艰辛”形容,并不为过。首先,这次是陆上空载试飞,对于一个水陆两栖飞机,难的是水动/气动耦合控制,实现基于所选定的船身式布局形式和全机技术方案的预期性能,包括载重、航程、速度等,尤其是良好的抗浪水上起降性能。第二,要形成任务系统能力,考核包括载荷载具在内的大系统能否具备快速汲水、放水灭火、应急施救等基本功能。还要深入研究和解决存在的技术问题,迭代改进,化解风险;进一步强化部件生产、全机集成与试验能力,满足适航审定的各项要求,做好市场开发工作,最终实现技术创新和市场效益的双丰收。

马凯讲话

让我倍感兴奋的是,马凯副总理的热情鼓励与讲话。他不仅对AG600的重要进展给予高度评价,指出继续努力的工作方向,还提出“加快建设航空强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做出更大贡献”的热切期望。中国究竟要不要、能不能成为世界航空强国?中国的航空工业要不要、能不能为伟大的强国梦做出独特而巨大的贡献?马凯副总理的讲话做出了肯定的答复。他不仅提出了“航空强国”,而且要求“加快建设”,还期望航空工业为中国强国梦“做出更大贡献”,这也再次点燃了全体航空人心底的报国激情。

航空特质

航空产品不同于卫星、空间站、洲际导弹、深空探测器、星际飞行器等航天产品,不同于大部分航天产品的单件式科研型产业形态,航空产品是基于一致性、有批量规模、又要满足用户个性化要求的高端工业产品,航空工业是高度依赖国家综合实力、但自身又拥有巨大产能和产业价值的装备制造业。这也是为什么在上世纪“一穷二白”的国力情况下,可以先行突破“两弹一星”,而要让航空的独立自主全面发展“等一等”的原因。

今非昔比,在日益强盛的国力支撑下,航空工业具备了大发展的一切条件,而航空工业在从上世纪末到进入21世纪以来所取得的令世人瞩目、国人骄傲的成就,也印证了这样一个基本判断,即:提出“航空强国”正逢其时,“加快建设航空强国”时不我待。

航空强国之义

我认为“航空强国”应该包含两方面的涵义,一是航空业本身要成为与美欧同台竞技的强者,即:航空之为强国;二是要以航空而强国,把航空业的扩张与发展作为现代化强国建设的强大推动力和重要组成。“航空强国”不仅必需,而且可能。“航空强国”应该列入国家发展战略。

航空之为强国

“航空之为强国”,就是以世界标准,把中国航空做大做强,与美欧比肩,立于强者之列。2025年前后,当我们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时候,我们应该有可能初步建成航空产业强国。其标志是航空工业按产值衡量走到世界第二梯队的前列。到2049年,在建国100周年时,我们将建成真正的航空强国。

到那时,航空工业综合实力将位居世界前列;这是一个以先进科技为支撑、军民高度融合、效率和效益突出的现代化大体系,其总体规模与大国、强国地位相称,所研制和生产航空器的品种数与产能达到世界一流水平,部分产品居世界领先地位。军用航空装备实现100%国产,国产民用运输类飞机占到民机总运力的三分之一以上,大型客机领域A B C(欧、美、中)的世界格局成为现实,各式通用航空器中超过50%为国产品牌。

推动航空发动机发展的坚强国家意志已结出丰满的产业之果,所有品种的航空发动机、包括高涵道比商用航空发动机实现稳定的自主保障。国家航空科学技术研究体系专业覆盖完全,能力配套齐备,我们掌握了最先进的航空科学技术,能够设计研制生产最先进的航空器;不断取得的突破性成果,能够有力支撑航空工业、民用运输和军用航空装备的发展。在部分领域,如高超声速、航空器总体设计、飞行/任务控制、增材与智能制造、航空新材料、试验与试飞技术等,将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以航空而强国

“以航空而强国”,是指充分发挥和放大航空产业对国民经济的支撑与溢出效应,推动现代化国家的建设。我们正处在一个经济发展转轨变型的关键时期,迫切需要振兴实体经济,振兴装备制造业,进行供给侧结构改革。作为高端制造业龙头、兼具战略性和支柱性的航空产业,具有不可替代的引领与带动作用。

航空制造业正从产业的形成区进入产业的扩张区。进入21世纪以来,军民航出现井喷式发展的局面,不断带给国民以振奋和惊喜,显著刺激和正在培育新的项目和新的市场;未来新的突破性发展,值得高度期待。同时,从一个个航空新项目、新需求中激发的内生动力,又能有效驱动相关基础工业、高新技术领域创新发展,如新材料、新制造技术与装备、新能源、自主控制、人工智能、量子科技等。

我们将拥有最繁荣的航空产业经济,航空产业的产值将超过美国同期水平。航空业自身,连同间接和诱导影响在内的产业产值将持续提升,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占比不断提高,航空产业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科技创新和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

航空产业价值

我手头有两份资讯,可以佐证航空的巨大产业价值。其一,在2017年2月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发布的《2016年国际军贸发展态势》年度报告中指出,2012~2016年世界军贸市场的出口交付额中,飞机仍保持第一位,以下依次为舰船、导弹、装甲车辆、防空系统、传感器、发动机、火炮、海军武器及其它。飞机在军贸总价值中的比例为41%,遥遥领先于其它种类;考虑到导弹、发动机等种类中的航空成分,航空产品在世界军贸市场总的占比超过一半。(我国同期军贸额不足美国的五分之一。)

其二,波音、空客两大公司在2016年的民机交付数分别达到748架和688架,而且各自拥有5715架和6874架储备订单,按目前产能拥有十年订货,按目录价格计算,各自有1万亿美元上下的产值。我在想,如果中国大飞机投入运营,并逐步进入国际市场,如果中国航空在世界军贸中占据更大份额,中国航空的产业价值将会提升到何等高度,将会对我国国民经济建设产生多么巨大的贡献!

航空的产业价值远高于航天,航空同国计民生的密切关系非航天可比。“航空强国”同“航天强国”同样重要,二者不能偏废。相比1969年人类登月成功,我们至今尚无登月时间表,时间差已近半世纪,而今日之中国航空,距离强国梦想是如此的迫近:在航空产品的主要领域,“代际差”正在弥合,年代差正在缩小;大型商用飞机、高性能/大推力发动机等缺失或明显薄弱的领域,正在急起直追;同强者同台竞技的格局,开始出现;向国外频送订单大礼的那一页,终将翻过。

值此向“鲲龙”致贺之时,举国上下,四方八面,切实重视航空,把“航空强国”作为国家战略的组成部分,催动航空大业早日登临世界之巅,当为中国航空人和各界人士最殷切的期盼。

致敬与祝福

好了,回到“鲲龙”吧!在我今年5月1日撰写和发布的第166篇《致敬,航空工业的总师们》里,我写了如下一段话:“总设计师黄领才诗意地形容AG600,这是一艘能飞起来的船,也是一架能游泳的飞机。作为世界在研的最大水陆两栖飞机,作为通航事业、特别是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建设中一款新的国之重器,将带给国人新的惊喜”。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品尝惊喜了,而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

再次向以黄总为首的研制团队致以热烈祝贺和崇高敬意!

预祝明年的水上起降成功,预祝研制任务早日圆满完成!

借此机缘,共同描绘中国“航空强国”梦!

为了理想,矢志奋斗,美梦终将成真!

照片由中国航空报社提供